成人用品:www.2s.tv
nanping.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一十九节:故君劝降
    “丞相何出此言?”

    汪元量大为不解,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

    “宋瑞,我等随太后和皇上,被鞑子掳掠至此,又怎能脱身?”

    文天祥闭上眼,沉吟片刻,给汪元量出了个主意:

    “汝非朝廷重臣,若是以道士名义南归,再前往流球,则不难……”

    听完文天祥的这番话,汪元量也沉默了,似乎,他的心里再度掀起了波澜,也再度有了前往南方,继续抵挡鞑子兵锋的念头。

    “汪琴师,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眼看汪元量愣在当场,王清惠急忙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道:

    “时候不早了,还是赶紧回吧!”

    离开牢狱,汪元量的内心仍旧是波澜起伏,而王清惠却已经下定决心,要带着侍女王琼仙一起南下,逃往流球投奔与她还算有交情的刘妍若母女。

    “汪琴师,你还是按照丞相所言,上表忽必烈请求南归,而我,则想办法联系上宋廷,让刘妍若上表忽必烈称臣,到时候,我们就能够离开这儿了!”

    “丞相之志,亦在兴复大宋,若要兴复,则需保住流球小岛,等待时机……”

    这些天,上门“拜访”文天祥的人,可谓是相当的多,既有蒙古人、色目人、也有汉人南人。然而,访客人数虽多,目的却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劝降。

    “文宋瑞,别来无恙啊!”

    春夏之交的一个清晨,叶李带着两个随从,来到了兵马司牢狱。一看是这个叛臣前来,文天祥只是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假寐,似乎根本就没把来人放在眼里。

    “宋瑞,在下叶李,有要事来见!”

    “叶大人,你有什么事啊?”

    听完叶李自报家门,文天祥故作随意,傲慢地睁开眼看了叶李一下,装出了一副不解的样子:

    “叶大人来此,究竟有何贵干?”

    面对文天祥故作傲慢的质问,叶李只是尴尬一笑,拱手鞠了一躬,说道:

    “文宋瑞,识时务者为俊杰,事到如今,大宋已经灭亡,若是你投降大元,陛下定能引为宰执……”

    叶李话音未落,文天祥霍然而起,指着他的鼻梁,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怒骂。

    “叶李,大宋何尝对不住你,你竟然还选择认贼作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实乃人面兽心,你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你的列祖列宗?”

    “宋瑞,你就不妨再考虑一番,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

    叶李尴尬地陪笑着,还想再继续将自己的降服论说下去,然而,对于他的喋喋不休,文天祥却只是冷笑作罢:

    “纵使断头,也绝不与尔等同流合污!请回吧!”

    “哎呀呀,宋瑞,你这是何苦呢?投降大元,自可实现你的抱负,也可造福万民,你就好好想想吧!”

    叶李装出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环视了简陋的土牢一眼,指着地上的死老鼠,说道:

    “宋瑞,若是你再不表示臣服,只怕,就会像这腐鼠一般,死在牢狱之间,或是,和那冥顽不化的赵珍珠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叶李咳嗽两声,故作郑重,接着说道:

    “宋瑞,不瞒你说,在下曾经奉命传旨,前往广州看过赵珍珠,她被蒲师文命人砍了手脚,真是惨不忍睹啊,甚至,死后还被挫骨扬灰,连尸体也没留下!”

    “你反噬其主,实乃罪不可赦!”

    叶李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里来了句牢房,次日,留梦炎登场。

    “留丞相,大宋天子何在啊?”

    “文宋瑞,我已是大元宰执,若是你选择投降,也是如此,陛下必然引为股肱之臣!”

    “嘿嘿,给北边的鞑酋当狗,可好?”

    对此,文天祥自然是嗤之以鼻,对留梦炎就是一阵冷嘲热讽,听完了文天祥的嘲讽,留梦炎脸色灰白,只得悻悻而去。

    “陛下,此人对大元有害,绝不能让他活着,还是早日成全他为好!”

    朝堂之上,留梦炎竭力劝说忽必烈将文天祥处决,并力劝忽必烈,万不可对其投降大元抱有希望。不过,忽必烈却不相信他说的话,而是在心里想出了一个更为毒辣的主意:

    “罢了,就让故主去劝降吧!”

    忽必烈这一招,可谓是毒辣至极,让赵㬎去劝文天祥投降,暗示了他,宋廷已经灭亡,事到如今,连皇帝都投降了,若是再不投降,就是不忠不孝了。

    “陛下,以文天祥的想法,他一定不会选择弃暗投明的,还是早些处决他为好!”

    留梦炎还想劝忽必烈处决文天祥,然而,忽必烈却打了个哈欠,并没有理睬他:

    “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

    “皇上……”

    数日过后,全玖带着赵㬎来到了兵马司牢狱,见到他们的那一刹那,文天祥愣住了,而后,就是倒头便拜。

    在幽暗的牢房中,闻着刺鼻的发霉味,全玖不由得伸手捂住了口鼻,稍微适应了一些之后,她这才轻轻咳嗽两声,说道:

    “文丞相,妾身和皇上都已降了,你为何还不归顺?事到如今,太皇太后和寿安公主都已殉节,大宋已亡,你这是在为谁效忠呢?”

    “文丞相,太皇太后和寿安公主的死讯,我也听说过了,她们可真是坚贞不渝,然,国家落到这步田地,丞相还是降了吧,别再平白无故,牺牲性命了!”

    赵㬎此言既出,文天祥也是垂泪不已,跪在地上一言不发,沉默许久,他才抬眼看了看全玖和赵㬎,低吟道:

    “圣驾请回,圣驾请回……”

    全玖和赵㬎都愣住了,片刻过后,全玖也不禁潸然泪下:

    “文丞相,天命不常,只怕,这这天下,也没有不亡之国,不败之家吧?”

    文天祥依旧伏地不起,嘴里仍旧念叨着:

    “圣驾请回……”

    “文丞相,江南皆降,你又何苦如此呢?”

    “圣驾请回!”

    文天祥用如此手段,最终谢绝了故主的招降,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忽必烈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他隐约感觉,这个文天祥,是永远都不可能屈服于他的强权了。

    “陛下,前些天,左丞相阿合马遇刺身亡,想必,这与南人,定然是有所关联!”

    “关联也好,真的也罢,朕不想听!”

    听了桑哥的禀报,几天来心情不好的忽必烈只是长叹一声,摆了摆手,吩咐道:

    “朕想亲自劝降,卿就替朕张罗一番好了!若是不行,再做决断吧!”

    “陛下圣明,臣遵旨!”

    桑哥领命,退出了大殿之后,一个等待已久的人却从一旁走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就是礼部尚书留梦炎。

    “右丞相,皇上可是想亲自劝降文天祥?”

    留梦炎嘴巴一张,口出惊人,令桑哥不由得愣了愣:

    “留大人怎会知晓此事?”

    留梦炎嘴角阴笑着,神秘兮兮地回答了句:

    “嘿嘿,丞相大人,在下不才,但是,揣摩圣上意思,还是略懂一番的!”

    说着,留梦炎就长话短说,将他们之间说话的话题,直接扯到了招降文天祥的事情上:

    “丞相大人,在下一直以为,此人对大元有害,若是放了他,只怕,他还会回到南方,继续召集执迷不悟者,与朝廷为敌,甚至,勾结逆贼赵若和袭扰两浙和福建,令朝廷不得安宁啊!”

    “此话怎讲?”

    留梦炎巧舌如簧,令桑哥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而看着桑哥那副忧心如焚的脸色,留梦炎这才嘿嘿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得意洋洋地说道:

    “丞相无需忧虑,此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到时候,陛下一定也会认为,此人冥顽不化,万不可留下,故,将其诛杀,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听完留梦炎的这番话,桑哥也不由得连连称是,颔首说道:

    “留大人所言极是,本官叹服!”

    “提文天祥!”

    至元十十九年十二末的一天,狱卒打开了牢门,将文天祥带出了牢房,而在方才,文天祥写了一首诗歌,墨迹未干: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遝,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

    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於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

    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在文中,文天祥以张良、苏武、严颜、嵇康、颜杲卿等忠臣义士的事例自勉,并表达了自己宁死不屈,决意效仿先贤的想法,坚守儒家大义,纵使刀斧加身、鼎镬之刑(古代酷刑,将受刑人放在鼎中,用热水活活煮死,亦称蒸刑)也毫不在乎,纵使失去性命,亦无怨无悔。

    似乎,对于他这时候来说,气节已然重于泰山,死,或是轻于鸿毛,或是顶天立地,与其没有骨头,向鞑子屈膝投降,不如,有骨气地去赴死,名垂青史,正气永存人间。

    “文丞相,大元皇上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大秦之万古帝王 一等家丁 恒神传 变身倾世圣女 我儿快拼爹 国王万岁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大梦主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大宋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火影之 黑魔法使 战龙狂婿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僵祖次元之旅 重生之都市少年至尊 神迹·轮回者 抱着母鸡来修仙 星魂剑魄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天老爷驾到 万界仙帝 情海狂徒之涅槃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天生奇才续 上品寒士 界起通天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大汉黑科技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圣尊之途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崛起之盲女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凤凰珞 大唐:八岁大将军 带着军需来大明 英雄联盟之逆天大脑 虐渣大佬不好惹 妖怪主子就是我 长生在武侠世界 药满田园 飞剑斩天 仙武神煌 长生不死 天一剑雪 西游之师父你别再作妖了 凌天传说 荡宋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白骨大圣 重生之神级刺客 武动乾坤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我有一座新手村 天下归晋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宋时雪 我的白富美老婆 横生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从斗破开始君临万界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狂神刑天 开局一座玉门关 九天元帝 锦衣长安 夫君你失礼了 虞书 谍海王牌 思魂恋魄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修真聊天群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破天残局 别小看这只宠物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荣耀圈小团宠 末世胖妹逆袭记 天魔人间 亵渎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伏天氏 电信的江湖 携手看世间繁华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百鬼夜行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万界仙帝 风水相师 葬灵纪 满级账号在异界 洪荒历 漂泊修真录 人生莫过苟且 陈天阳苏沐雨 证道从遮天开始 网游之华夏世界 仙韵传 嫡女贵嫁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大国重器:一个戏子也和我比? 天狐缘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兔乩 梦剪三秋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玩转阴阳界 我有一刀断长生 重生之逆转人生 重生之神级刺客 长生道途 我们是兄弟 这个大明太凶猛 极限保卫 寻妖记录 剑道龙尊 史上 黄河惊奇手札 腹黑太子极品妃 永生诀 韶华缘梦录 蚁的世界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首席御医 军妆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穿越王妃要升级 携手看世间繁华 第一序列 敛财人生[综]. 神祇领主时代 谍海先锋 朝思归 神医:姑娘请自重 阴阳纸扎师 这个剑修有点稳 盛世谋春秋 营川1934 明朝败家子 战火英魂 无忧城 落跑太子妃虐渣追夫 神道丹尊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重生之庶女琉璃 剑道狂仙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我真的是个内线 网游之魔威太虚 山海狱 真爱与苦难 路明非挑战FGO 偶像竟是我自己 首辅追妻计划 难以逃脱的夙命 氪金英雄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十三皇子 日常系美剧 佛灯与剑 偶像竟是我自己 混天大圣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轮匙 劫迟归 死灵神话 祭献寿元能变强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天字第一婿 领地求生之开局获得神兽 邪剑诸天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教父的荣耀 蓝色恋曲 焚戮纪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吻火 都市之超级医生 重生之受宠世子妃 带着虎符当太子 至尊邪圣 断翅 魔王不必被打倒 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 妖魔当道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九零女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