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nping.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一十七节:游凰逝
    “葵英,求求你了,你不要走……”

    见此生离死别,赵珍珠再度痛哭失声,而谢枋得则紧紧地搂着长女的遗体,一边嚎啕大哭。

    “葵英……我的女儿啊……”

    “珍珠,快走吧!”

    杨蔳走进牢房,拉了拉赵珍珠的衣袖,然而,赵珍珠却摇了摇头,深情地凝望着死去的谢葵英,忽然,她双膝跪地,面对着栏杆外的文璧、谢枋得和王应麟:

    “公主……”

    除了赵嫣,所有人都一齐发出了惊呼,不过,赵珍珠却只是凄然一笑,低声细语地说道:

    “求求你们了,不要再叫我公主,就称呼我的本名赵珍珠吧……”

    “珍珠,别放弃,我们会救你出来的!”

    “不用了,快去救我娘吧!”

    赵珍珠用衣袖擦去泪水,脸色虽然苍白无力,但却依旧温婉可人:

    “你们中,有我一生的真爱,也有最爱我的良母,更有我一生的挚友和尊敬的师长……如今,大宋天下,已经沦落至此,我的姐妹和母后,也不在人世了……我真应该一死了之,追随她们而去……”

    说到这,赵珍珠抬头看了眼铁窗外的冷月,闭上眼睛,深情地说道:

    “曾几何时,我姐姐希望,我能够成为贤妻良母,能够带给大宋臣民幸福,却不想,大宋三百多年的天下,竟然在我的手中走到了尽头,我愧对太祖太宗,愧对母后和姐姐对我的嘱托,更愧对……这天下苍生……如今,我唯有选择一死,方能不愧对,一生一世,我所爱的人。”

    “珍珠,别这样,你不会死在这的……”

    杨蔳咬紧牙关,忍住泪水,继续劝她道:

    “珍珠跟我们走吧,不必死在这鬼地方!”

    赵珍珠笑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红晕:

    “杨蔳姐姐,谢谢你,你也知道,我这人一生怯懦,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在临死前做个英勇无畏的人,能够和李祥甫、陆君实他们一样,为了江山社稷死去……杨蔳姐姐,求你,带着思妍走吧,就别管我了……让我实现心愿吧!”

    说到这,赵珍珠轻声一笑,深情地看着杨思妍,说了句:

    “如今,我已经没了手脚,不能和你们走了,否则,就会连累你们,你放心,如有来生,我们还会在一起的!”

    “娘,你不要我了吗?”

    此言既出,杨思妍不禁放声大哭,而赵珍珠则是笑了笑,一把搂住了她:

    “思妍,你快走,你才十二岁,年纪还小,必须要活下去!”

    杨思妍抿了抿嘴唇,思索片刻,说道:

    “娘,我不走,既然我已经说过,要和你一起去天界,那,又岂能改变初心?”

    “珍珠,我留下陪你吧!反正,只要我活着,鞑子也不会放过大宋的,唯有我死,方能保全大宋光复的最后一丝希望!”

    说完这,赵嫣扶着栏杆,走进了牢房坐在了赵珍珠的身旁,而杨思妍也说什么都不肯离开。

    “快走吧,蒲寿庚就要杀回来了!”

    一行人无可奈何,只得洒泪而去,待到他们离开之后,杨思妍这才躺在了赵珍珠的膝上,对母亲说出了她的真实心境:

    “娘,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想生生世世和你在一起,既然,我是大宋皇后,就应该和你们一样,为天下而生,为天下而死……总有一天,我们的后人,会回到临安,回到汴梁,再造大宋的万里江山,见到我们梦中才能望见的开封与洛阳……”

    听完了她的话,赵珍珠吻了吻女儿的额头,轻声说道:

    “思妍,你能想到这些,娘已经很欣慰了!”

    “呵呵,可不是嘛!”

    赵嫣伸手搂着她们娘俩,三人不禁相拥而泣,天明时分,当狱卒们随同蒲家私兵反攻回来之时,这才发现,赵嫣和赵珍珠靠在一起,已然是酣然入睡,而在她们的膝上,杨思妍也静静地沉睡着,似乎和她们过去在宫里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

    “参见蒲舶司!”

    “赵嫣和赵珍珠可都还在?”

    “蒲舶司,她们一个没跑,都在呢!”

    日上三竿,蒲寿庚这才壮胆走进了牢房,眼瞅着赵嫣和赵珍珠并没有逃走,他这才松了口气,吩咐士卒,在将她们处决之前,一定要严加看守,以防有人再来劫狱。

    “来人,尽快将赵嫣等女犯凌迟处死,不得有误!”

    “慢!”

    蒲寿庚话音未落,一个元军将领就走上前,制止了他:

    “赵嫣和赵珍珠好歹也是南朝皇后和公主,若是凌迟,只怕,会有辱皇上的恩德,不如将她们绞杀,再将她们挫骨扬灰,以儆效尤!”

    此言一出,蒲寿庚就猛地回头,这才发觉,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恒。

    “李将军,你这么做,不会是想给赵嫣开脱罪责吧?”

    “蒲舶司,这是皇上的旨意,你敢违背?”

    说着,李恒就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份诏书,将其递给了蒲寿庚:

    “按照皇上旨意行事,勿激勿泛,以免让南人对朝廷心生怨恨!”

    蒲寿庚无奈,只得放弃了凌迟赵嫣的想法,改为绞杀,对此,赵嫣和赵珍珠当然是无从听说,直到祥兴五年(元至元十八年,1281年)一月,萧媞和萧晴来到牢狱,她们才得知了这一消息。

    “珍珠,娘真的想死你了,没想到,临行前,我们还能相见!”

    萧媞带来了一桌酒菜,和她们一起把酒言欢,不过,与其说是把酒言欢,不如说,她们这是在喝断头酒。

    “赵嫣,你快喝吧,别让萧媞白忙一场了……”

    萧晴故作矜持,拿起酒杯,将其递给了赵嫣,而看着杯中的琼浆玉液,赵嫣却是五味杂陈,并没有即刻将其一饮而尽。

    “萧晴,你咋不喝?”

    面对赵嫣的诧异,萧晴只是勉强一笑,捂着腹部,略带歉意地解释道:

    “赵嫣,本来我也想喝点小酒,只不过,今天我有些身体不适,不能喝了……”

    赵嫣并没有怀疑她,而是继续喝酒,而杨思妍除了喂母亲赵珍珠喝酒吃饭之外,自己也端起酒杯,悄悄地抿了口酒。

    “思妍,你还小,就别喝了吧?”

    面对着赵珍珠的劝说,杨思妍只是嘴角一翘,说道:

    “娘,反正都要和你一起走了,难道,我去之前,就不能喝点酒?”

    看着她们都喝酒了,萧媞和萧晴对视了一眼,而后,脸色又恢复了原样。

    ……

    “娘,你快醒醒!”

    待赵珍珠再度睁开眼时,已经是次日清晨,然而,叫醒她的声音,却不像是杨思妍的嗓音。

    “你是……”

    “娘,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你的女儿杨思妍……”

    “不是!”

    赵珍珠艰难地坐起,宛如隔着面纱一般,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沉默许久,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兰花香,就像是明白了什么,说道:

    “你是……你是徐姈的女儿,明昌郡主赵淑蕙……”

    “我不是!”

    赵淑蕙欲言又止,就在这时,赵嫣扶着墙走到了赵珍珠身旁,说道:

    “这是我和萧媞的意思,也是赵淑蕙的心愿,珍珠,你就别怪她了!你放心,你娘和萧晴萧婈,已经带着杨思妍,逃到了惠州知州文璧那里去了!”

    赵珍珠诧异不已,沉默许久,她忽然伸出手臂,一把搂住了赵淑蕙的额头,哽咽着说道:

    “淑蕙,难道,你真的要替杨思妍死?”

    赵淑蕙轻轻地点了点头,用稚嫩而又坚定的声音说道:

    “嗯,她是大宋皇后,绝不能和邢秉懿(宋高宗赵构的结发妻)一样,受辱于鞑子汉奸,如果为了她死,我愿意!”

    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狱卒送来了她们的礼服,还有一瓶酒,这个时候,赵嫣和赵珍珠都明白了,生离死别的那一刻,终究还是到来了。

    “来,喝一杯吧,如有来生,我们定要反元复宋,为了天下苍生,不离不弃……”

    “太皇太后、公主殿下,该起驾了!”

    帮着赵珍珠穿戴完毕,赵嫣就替她套上假肢,在她和赵淑蕙的搀扶下,赵珍珠登上了马车,随后,赵嫣和赵淑蕙也一起登上了车。

    一路上,马车所经之处,无论是耄耋老者,还是黄发垂髫,路旁的民众纷纷双膝下跪,为她们送行,在元军士卒和蒲家私兵的押送下,没有民众敢靠近阻拦,或是靠近送行,人们只能道路侧目,渐渐地看着马车消失在了城门口。

    “看来,天下民心,还是向着我们大宋……”

    “非也!”

    听了赵淑蕙的话,赵嫣只是咬了咬嘴唇,说道:

    “民心所向?曾经我也这么认为,却不想,大宋子民,忠于的不是赵氏,而是孔孟之道,而是天地正气,他们反抗鞑子,只是为了土地不被掠夺,家人不被屠戮,如果,硬要把他们对于天下的忠义,说成是对赵宋一家一姓的忠诚,只怕,就是对他们的侮辱……”

    “母妃,你这番话,说得真好,可是,我平日里,怎么没听到过呢?”

    赵珍珠话音刚落,马车停下了,门帘被掀开之后,她们发现,马车已经到了广州郊外的一处山岗,而在山岗周围,也是人山人海,人们都跪在地上,看着她们从马车上走下。

    “走吧!”

    赵嫣和赵珍珠互相搀扶着,沿着人群留出的一条路走向了一棵树下,那里,早已经挂好了三条白绫。

    “珍珠,文璧在哪!”

    赵嫣指了指不远处,顺着所指的方向望去,赵珍珠隐隐约约看见了文璧熟悉的身影,当即,两滴泪水,从她的眼眶里夺眶而出,无声地滑过了脸颊。

    “蒲寿庚,你过来!”

    赵珍珠闭上眼睛,将蒲寿庚叫来之后,低声细语地说道:

    “我们死后,还望将我等归葬绍兴宋陵,我生为大宋公主,死,也要魂归故里,生生世世,陪在父皇和姐姐的身边!”

    蒲寿庚俯首不答。

    蒲寿晟同样在现场,看着漫山遍野的民众,蒲寿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转身背对赵嫣和赵珍珠,低声吩咐侄子蒲师文一句:

    “贤侄,动手吧!”

    蒲师文点了点头,走到了赵淑蕙面前,刚想问话,赵淑蕙却白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地怒斥道:

    “奸贼,还不快滚!”

    蒲师文故作惋惜,摇了摇头,随后,清了清嗓子,转身对着私兵喊了一声:

    “送太后皇后公主上路——”

    终于听到了这句等待已久的话,赵嫣轻笑一声,闭上眼睛,轻声细语地吟诵着自己的绝命诗:

    “昔者忍死不足言,千里南下复赵宋。

    天命难违终有报,身陷囹圄为南冠。

    遥望中原何处是,魂飞魄散万事空。

    梦醒天涯忆故里,来生再回旧时家。”

    白绫绕颈,渐渐收紧之时,民众皆哭,看着理宗皇帝最后的苗裔在自己手中终结,蒲寿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苦笑。

    ……

    大宋祥兴五年,元至元十八年(西元1281年)一月,宋太皇太后赵嫣、寿安公主赵珍珠,携明昌郡主赵淑蕙,被蒲寿庚绞杀于广州城郊,时,元朝皇帝孛儿只斤·忽必烈昭告天下,“寿安既平,大勋克集。”

    同年,元军第二次远征日本,以失败告终。

    元至正十七年,西元1357年,蒲寿庚之后人,在泉州挑起“亦思巴奚”兵乱,历经十年,以失败告终。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几世不忘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海贼之亡者监狱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总裁宠妻入命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星河寂灭 即鹿 夙韵弦殇 史蒂夫求生记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冷清欢慕容麒 我不可能是剑神 少年地师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觅仙道 陆地键仙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梦封真龙 修仙五千年 无忧城 斗罗之镇世斗罗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交锋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云若月楚玄辰 地狱公寓 凰歌千秋 万道成神 超级黄金指 综漫之无尽逃杀 楠娶宇嫁 法者之尊 还看今朝 汉末将星传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诛天大魔王 绯色魂 乙女的上升法则 情归不去 你好恰时光 灵荒剑仙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玉懒仙 异界魔头在都市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仙魔春秋 我,嫦娥男闺蜜!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七木笋 乙女的上升法则 锦冠天下 重生之悍妻 叫你一声大师兄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史上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酒歌 穿书之反派饶命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网游之杀戮者 修真爽歪歪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天眼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花豹突击队 17K问答大百科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吾尔江山 药尊老祖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落地长安 洪荒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旧日之子 荣耀圈小团宠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快穿之炮灰奇兵 葙梦剑舞人落篱 回到三国战五胡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穿越山贼做皇帝 中外英雄传 我们是兄弟 边谋爱边侦探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末日纪元 首席御医 太荒吞天诀 修神外传仙界篇 洪荒大天尊 神魔书 昭奚旧草 女人就要狠 混元苍穹 富贵荣华 万道始成空 大梦主 复贵盈门 密室逃不脱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疯狂的手游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归墟 也曾匆匆 御兽诸天 好运六零 万气争天 大神你人设崩了 时空新主神 我真的是反派啊 神魔养殖场 我心中的敌人 通天官路 我靠谨慎修仙 农门婆婆要修仙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死亡代言人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谋心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轮回之无限进化 都市管道工 梦里不知她是客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网游之魔威太虚 星辰变 双衍纪 不灭龙帝 散落的碎片 狂兵龙王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铁十字 不负金银不负君 音隐之恶魔力量 雪童话 狂客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仙古神迹 职游之虚与现实 极品邪医 无限折腾 大荒神遗录 佛系医妃有空间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穹天女帝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凛然如霜雪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我继承了天道 筑梦红丘陵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无忧城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你说的一方海 重生之至尊仙婿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宠妻不悔 网游之神话复苏 重生一九八四 我有一座恐怖屋 放开那个女巫 跃马扬刀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神级维修系统 命运转盘师 傲世倾狂 杨辰秦惜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他又冷又难缠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从1983开始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掌权者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灵魂死祭 神道丹尊 大清隐龙 邪剑诸天 超神大掌教 万古第一神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