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nping.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零五节:崖山海战(3)
    宋军偷袭失败,使得元军士气高涨,而作为元军统帅的张弘范,则在等待着一个时机。

    那就是,元军的士气达到定点,而宋军衰落到极点的时刻,按照经验,张弘范知道,没有水的军队,定然只能维持不到三天的时间,只要这些天过去,宋军必然崩溃,而元军则可以轻松取胜。

    直到数日过后的二月十日,张弘范终于定下了调门,在一次特地召集全军将士的宴会上,张弘范一拍桌案,起身吼道:

    “明日,一战亡宋!”

    众将欢呼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宴会现场群魔乱舞,好不热闹,而在隔壁,对此听得一清二楚的文天祥却是悲愤交加,自知,行朝的末日,即将降临。

    将领们的欢呼声平息之后,张弘范这才冷哼一声,宣布了最重要的命令:

    “听说,宋蛮子的太皇太后赵嫣就在行朝的船队里,记住,即使无法活捉卫王(即赵昺),也要给本官捉住赵嫣,将她送到皇帝陛下面前乞求饶恕!”

    “得令!”

    元军将领异口同声地说道,之后,张弘正举起酒杯,补充了兄长的命令:

    “皇帝陛下有旨,抓获赵嫣者,可得黄金万两,只要活捉了赵嫣,这些黄金,就都是你们的,我和兄长,一分不取!”

    将领们又是一阵欢呼,而在文天祥听起来,这话则是十分刺耳,所谓的“饶恕”,不过是蹂躏弱者的尊严和性命罢了,对于赵嫣来说,恐怕她只有选择殉节这条路,才能免于被鞑子*和折磨。

    正在文天祥沉思之际,一个少年推开了房门,走进来对着文天祥拱手作揖,说道:

    “文丞相,家父让我来延请丞相,明日一同登台观战……”

    张珪奉张弘范之命前来,要文天祥次日和张弘范一起登上甲板观看海战的全过程,对此,文天祥自然是无法拒绝,只能寄希望于宋军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借机扳回一局。

    祥兴二年二月十一,决定行朝命运的决战,就此打响。

    “张枢密,看,鞑子已经开始调兵遣将了,想必是要发起总攻了!”

    张世杰收起望远镜,瞄了水船一眼,吩咐道:

    “既然鞑子把刀递过来了,那我们也得意思意思!将剩下的水,都取出来给大伙喝吧,只要这一次打胜了,到时候就有新鲜的水可以喝了!”

    很快,水船上的士卒就将供水槽里剩下的水全部用水桶盛好,端到了军船的甲板上,眨眼间,这些陈水就被瓜分得一干二净,每个人都分到了半碗水。

    “弟兄们,只要我们打败鞑子,就有新鲜的水喝了,要是谁在战斗中渴了,就给老子去喝鞑子汉奸的血!”

    “是,将军!”

    喝完水,宋军将士各就各位,准备迎击鞑子的第一波攻击,与此同时,张世杰也找到了苏刘义,将一个重要任务交给了他:

    “方才,我已经将两位太后安排到了一艘船上,等会,你就去保护那艘船吧!”

    “这是为何?”

    苏刘义不解,喝完水和将士们一起宣誓过后,他早已经做好了打前锋的准备,这个时候,张世杰却不让他去与鞑子决一死战,这让他不由得感到有些沮丧。

    对于苏刘义的疑惑,张世杰自然是理解的,只见,他拍了拍苏刘义的肩膀,故作轻松地说道:

    “呵呵,苏兄还不知道吗?鞑子忽必烈以万两黄金悬赏捉拿太皇太后,若是她被鞑子抓走,只怕,一切就都完了,所以说,保护太后,也是不亚于前锋的大事啊!”

    “既然这样,那,这事就交给我去好了!”

    苏刘义拱了拱手,而后,带着几十个士卒,通过铁索上铺设的木板,登上了赵嫣和杨太后的坐船,随后,张世杰拿过鼓锤,开始擂鼓调动军队。

    元军集中兵力,首先从宋军的正面展开了进攻,同时,刺桐号和福建号两艘巡洋舰,也将炮口对准了宋军的水上舟城,做好了轰击的一切准备。

    “瞄准点,别射偏了!”

    “是!”

    几个元军士卒应了一声,调整炮口高度,将其牢牢地锁定了宋军的舟城,片刻之后,随着“砰——”地一声,一颗炮弹率先飞出,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黑色的弧线,然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舟城外围的两艘船之间,霎时,血肉横飞,木屑四溅。

    “快,快救人!”

    爆炸过后,宋军士卒一刻也不敢耽搁,赶忙开始搭救被塌下来的船板压住的同伴,然而,元军此时也没有闲着,在张弘正的指挥下,很快,元军军船就和宋军外围的军船发生了碰撞,元军士卒争相跳上了宋军军船,与宋军厮杀成一片。

    “弟兄们,杀鞑子!”

    杜浒一马当先,挥舞着长刀冲在了最前面,而在他身后,杨亮节也带着数百人紧紧跟随,一路砍杀着阻拦的元军。

    “狗鞑子,还我爱妻命来!”

    杨亮节怀着满腔悲愤,连续砍杀了三个元兵之后,一跃而起,举刀将第四个元兵劈成了两半。虽说,寿安公主赵珍珠和秀王赵与择都曾认定,杨亮节曾假公济私,独揽朝廷大权,然而,作为一个武将,他的表现,可一点都不比杜浒要差。

    “杨驸马,想必,你更想让赵珍珠来看看如今的你吧?”

    “可不是嘛!”

    杨亮节踢开一个元兵,将长刀插进了敌人的胸膛,拔出刀锋,他就和杜浒一起,杀向了一个元军将领。

    “哼,亡宋余灰,就这么自不量力?”

    元军将领不屑一顾地迎了上去,架起刀,牢牢地挡住了杜浒和杨亮节的刀锋,一阵火花过后,他们只觉得双手被震得生疼麻木,而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对方就抢先一步收起了刀,转而向着杨亮节的兜鍪砍去。

    “快闪开!”

    杜浒握紧刀把,一刀劈向了元军将领,刹那间,那个元军将领慌忙躲闪,而后,一脚踏空,掉进了大海之中,再也没有浮起来过。

    “哈哈,还有点本事嘛!”

    杜浒嘲讽似的说道,而杨亮节则用刀撑地,站起之后也不搭话,径直冲向了元兵。

    与此同时,在御舟上,萧晴和杨蓁也拿起了武器守在船舱的门边,随时准备“招待”那些直冲御舟而来的元兵。在船舱里,礼部侍郎邓光荐正在给皇上授课,并没有受到舟城外围战斗的影响。

    “杨蓁,你还是去赵嫣那里吧,这儿交给我就好了!”

    “这?这不好吧?”

    看着她那副诧异的神色,萧晴不禁莞尔一笑,回了句:

    “你放心,这儿还有我和陆丞相守着,而且,这里是舟城深处,鞑子要打过来,也没那么容易!”

    杨蓁无可奈何,只得通过木板跨过御舟,缓缓地向着赵嫣的坐船靠近,在她走后,萧晴这才推门而入,回到了船舱当中。

    “君实,皇上听的可认真了,想必,他以后一定会成为有道明君的……”

    听了萧晴的话,陆秀夫只是不动声色地瞄了她一眼,说道:

    “萧司宫,要是这世道能够安定下来,只怕,我们也就不用带着皇上,漂泊至此了吧?”

    “呵呵,正如你说的!”

    经过一个上午的战斗,元军从正面进攻并未得逞,眼看已方伤亡惨重,张弘范只好下令鸣金收兵,修整片刻再进行猛攻。

    “副元帅,既然正面猛攻不成,还不如趁下午潮水上涨,从侧面进攻,可一举攻破舟城!”

    此言既出,张弘范刹那间就犹如醍醐灌顶一般,沉吟片刻,他还是点了点头,允准了李恒的这一计策。

    “来人,将乐队调来,就说我要举办宴会!”

    “是!”

    对于元军的撤兵,宋军方面并没有将其当一回事,只是认为,由于久攻不下,伤亡惨重,元军只能选择撤兵罢了。

    “从早上打到现在,我等总算是可以歇一歇了……话说回来,鞑子汉奸,可真是锲而不舍啊!”

    “可不是嘛,不过,这帮狗鞑子只是一群无知的野蛮人罢了,又怎么懂兵法呢?”

    众人兴高采烈地交谈着,然而,刚说几句,就有人咳嗽了几声,再也说不出话了。

    “还是别说了,口渴得很啊!”

    一会的工夫,天空中阴云密布,眨眼间就下起了大雨,这下,宋军将士的干渴总算是缓解了不少,几乎同时,趁着烟雨迷蒙的机会,元军也开始了行动。

    “快点,趁着涨潮之机,我们要一举消灭宋蛮子!”

    李恒张牙舞爪地催促着全军,宛如一只横行霸道的蜘蛛蟹,而在将领们的淫威之下,元军士卒则只能选择一味前进,径直向着舟城的侧翼扑来。

    “那是什么?”

    宋军士卒惊讶地发现,在远处的雨雾中,出现了一大片黑影,直到,有眼尖的人看见,一根根桅杆上,插着的都是元军的旗帜。

    “不好,敌袭!”

    宋军猝不及防,急忙开始了部署,然而,一切都晚了。片刻之后,元军就与宋军的军船发生了猛烈的碰撞,紧接着,数千元军士卒跳上了宋军军船,与宋兵再次展开了厮杀。

    “杜司农,鞑子杀回来了!”

    杜浒大吃一惊,抓起朴刀和杨亮节一起就往外冲,刚出船舱,元军士卒就犹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将他们硬是堵在了船舱里。

    “跟我来,杀出去!”

    杨亮节拔出手枪,连续打死了几个元兵,之后,他瞅准了一个举枪瞄准的元军士卒,用尽全力,将包着铅皮的转轮手枪扔了过去。

    手枪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不偏不倚地,将举枪的元兵砸得脑()浆()迸()裂。不等元军从惊慌中反应过来,杜浒就挥舞起长刀,杀入了元军之中。

    “狗鞑子,这是你杜爷爷的最后一战!”

    杜浒怒吼一声,挥刀砍向了鞑子汉奸,杨亮节亦奋战不已,血染征衣不说,他的手臂上还中了一箭,不过,他却只是咬了咬牙,硬是将利箭拔出,而后继续奋战不止。

    “砰——”

    与此同时,赵嫣的坐船也遭到了元军的袭击,惊慌之下,杨蓁拿起步枪,击毙了两个冲上军船的鞑子,而苏刘义则抓起上了刺刀的步枪,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

    “杨婉仪,快去和太皇太后说明情况,我们得砍断铁索了!”

    “我知道了!”

    杨蓁应了一声,顾不上身上还沾着敌人的血,也不顾手里还拿着枪,就跌跌撞撞地冲进船舱,径直来到了赵嫣和杨太后的面前。

    “两位太后,苏将军说了,我们已经被鞑子包围,要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杨太后不好做主,而是看了赵嫣一眼,赵嫣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金陵春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破蝶 大唐孽子 月华庭 修真医仙在都市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苍穹神殿之大周风云 极品仙尊归来 轮回之无限进化 觉醒钞能力 七瓣花开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苍穹炼狱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欢喜小娘子 特战天神 寻剑 我是锦衣使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左道倾天 天狐缘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烽火华夏 绝世妖劫 药满田园 执剑问青天 绝品天医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阴阳至道 扭曲的日常物语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花开锦绣 冲吖~墨鱼丸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传奇剑神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修神外传 导量I创间十银 魔王魔王发大财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妙手小医仙 连环妙计 成长中的经历 洪荒之太清问道 偶像竟是我自己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黄河惊奇手札 左风少年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葬灵纪 花涧无痕 我有好多复活币 剑仙无敌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我儿快拼爹 绝世剑魔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策妖之三界风暴 沧元图 重生之大俗人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联盟之 海贼之亡者监狱 火影之 诡三国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跑毒大师 大唐明月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我的1978小农庄 太古 南北往事 龙界归来 魂曜星尘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仙武帝尊 超神圣骑士 末日为王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大明镇海王 冥玄破 啸澜 阎罗圣域 大汉黑科技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仙府 造化之念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水龙步梦 地卷遗册 苍穹炼狱 网游之萌植暴医 神级外卖员 枭臣 梦里应知身是客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天师神婿 大王饶命 丰碑杨门 神医:姑娘请自重 战医无双 问仙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巡狩大明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闻鱼 唐朝倒霉蛋 苦情九天 卡尔戏三国 贞观大闲人 继祖传宗 凤唳九天 快穿女主VS女配 奇门圣尊 女神的天才保镖 江山易老红颜旧 烽火华夏 秒杀 我真的想当配角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我有一座无敌城 斩月 剑仙无敌 王者荣耀之三境 我的微信连三界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葬阴人 酒歌 十三皇子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权宠新娘蜜如甜 尘缘 这个诅咒太棒了 三生桃花簪 无法遵循的规则 前夫又在耍花招 短情 上品寒士 狂兵龙王 宦海风云记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带着虎符当太子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从八百开始崛起 诸界末日在线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佛灯与剑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晋南春 如墨如你 第七纪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大马士革断喉剑 万域剑神 一笑香街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短情 天下男修皆炉鼎 军妆 妙手小医仙 太子,太腹黑 无敌神王 永恒神荒 一剑殇红尘 铁血强国 开局百万资源号 重生之都市 网游之绝武乱国 诸界末日在线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飞剑斩天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夏已晚 神道飞仙 虎王求生崽 剑宗旁门 轮回之无限进化 烈火雄师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我真不是关系户 闲夫守则 末日城邦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 驭房有术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山海图录 戏精打脸日常 春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