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nping.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二百九十二节:珍媞殉节(3)
    从牢狱里出来,赵珍媞被接到了一间陈设华丽的屋子里,而在这里,她还遇到了四个熟悉的身影。

    “李夫人,怎么是你们?”

    “公主,难道你也答应了那鞑子?”

    看了眼李氏那诧异的神情,赵珍媞却只是轻抚着长发,故作矜持地说道:

    “我只想有尊严地死去,绝不能失身于鞑子,丢大宋皇家的颜面……”

    “公主,倘若当初,我不请你去和谢叠山(即谢枋得)商议光复两浙之事,只怕,你也不会,落得今天这种下场吧?”

    李氏痛不欲生,而赵珍媞却依旧是一脸平静,随后,她卸下包袱,从中取出了一件崭新的礼服。

    “娘,对不起了,珍媞得先走一步了……”

    换上公主礼服之后,赵珍媞双手合十,面向南方祈祷着,希望赵嫣能够原谅她的离去,在一旁,李氏则深情地看着女儿谢淑英,一件件往事,在她的脑海里飞快地掠过。

    “当年,在我嫁给谢叠山之前,父亲亦曾要我恪守女训,相夫教子,如今,为了身后免受屈辱,我只能选择,和淑英一起走上绝路……”

    赵珍媞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自打元军侵略江南以来,那些蒙古官吏们,便以霸占江南女子为乐,一旦玩腻了,就会将她们卖为娼妓,因而,为了免遭这种可怕命运,李氏她们才会选择自寻短见。

    “公主,天快亮了,我们还是……”

    “嗯,我知道了!”

    赵珍媞从容地整好衣服,踩在一张椅子上,将白绫抛上房梁,打好活结之后,她就将脖颈探进结扣中,用尽全力,一脚踢翻了椅子。

    看着赵珍媞从容而去的样子,李氏和谢淑英悲痛不已,她们身后的两个丫鬟则跪倒在地,边哭边一齐说道:

    “公主,我们也跟你走……”

    ……

    天亮之后,睡在隔壁的谢熙之和谢定之一觉醒来,这才发现,母亲和姐姐已经和赵珍媞一起自缢而死……当这个消息传到建康宣慰司,霎时,整个官府就炸了锅。

    得知临安公主赵珍媞自尽,廉下默实海雅大为惊恐,自知逼死赵珍媞,已经犯了死罪,除了下令将李氏及其女儿侍女的尸体用草席匆忙裹上,扔到城外的乱坟岗外,廉下默实海雅命令手下,去市场上买了一口紫檀棺材,将赵珍媞的遗体用水银防腐之后,停放在栖霞寺的偏殿中待葬。

    “廉帅,即使陛下不追究,倘若让杨婧那个小丫头逃到赵嫣那去,则势必引起赵嫣报复,恐怕,我等也将遭到她的报复,最后,多半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那,依你之见,我等又该如何是好?”

    门子犹豫片刻,咬了咬牙,说道:

    “杀人灭口,万不可让她逃出建康!”

    廉下默实海雅恍然大悟,命衙役迅速印刷通缉杨婧的海捕文书三百多份,在城中广为散发,同时,建康宣慰司下属衙役捕快全部出动,将整个建康府翻了个底朝天……然而,找了整整三天三夜,四到八岁左右的小女孩也抓了上千个,在她们中,却没有杨婧的身影。

    “你们这帮饭桶,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抓捕归案!”

    面对廉下默实海雅的严厉斥责,衙役们个个是一脸无辜,沉默片刻过后,一个大胆的衙役站了出来,颤颤巍巍地向主子解释道:

    “大人,不是我等不想抓她,而是,实在是踪迹全无啊!”

    廉下默实海雅已然发狂,不等衙役解释更多,他就抓起茶壶,冲着他的额头,就是狠狠一砸:

    “呸,给我去抓,抓不到,老子就要砍了你们!”

    “是是是……”

    被砸伤后,那个衙役也不顾擦去脸上的鲜血,急忙朝着廉下默实海雅磕了个头,而后,带着其他衙役,转身离去。

    然而,此刻赵珍媞的死,已经传得满城风雨,对于这位公主的香消玉殒,宋人们哀痛不已,文人墨客纷纷写下挽联诗词,而一些胆大的人甚至还策划刺杀廉下默实海雅,要为赵珍媞报仇雪恨。

    消息传到江南行省,江南行省中书左丞崔斌不敢怠慢,急忙将这一消息禀报忽必烈,果不其然,听闻赵珍媞被廉下默实海雅逼死,忽必烈暴跳如雷,下令将其就地枪决,同时,命令张弘范暂缓南进,派人前去吊唁赵珍媞,并借机招降赵嫣。

    “陛下,臣以为,赵珍媞死有余辜,如今,蛮子赵与莒的三个女儿,只剩赵珍珠一人,此女本事不凡,且和文天祥一样冥顽不化,倘若能将其捉拿归案,则亡宋余灰,不足为惧!”

    听了阿合马的话,忽必烈却是淡淡一笑,说道:

    “抓住赵珍珠?难道是说做就能做的?与其如此,不如招降她为好,倘若她真的顽固不化,再出兵讨伐也不迟啊!”

    “此人,绝无可能投降……”

    阿合马口中的此人,指的正是赵嫣,在他看来,这个反抗了大元几十年的妇人,是大元不共戴天的死敌,如今,旧仇未消,又添新恨,赵嫣想必已经对元军恨入骨髓,纵使处决了廉下默实海雅,恐怕也无济于事。

    与此同时,驻跸潮州外海的宋廷也得知了赵珍媞的死讯,同时,一个少女护送着杨婧,经流球机场返回了行朝。

    “太皇太后,书妍来迟了,以至于,让公主殿下失去了性命!如今,书妍情愿以死谢罪……”

    再次听到赵珍媞的死讯,刚刚苏醒的赵嫣忍不住又大哭了一场,然而,到了最后,她却并没有怪罪刘书妍:

    “书妍,你深入虎穴,能救回杨婧,实属不易,我还怎么敢怪你呢?”

    “要是,我能够再早到一天,只怕,公主她……她就不会死了……”

    赵嫣痛不欲生,她本想纵身入海,追随女儿而去,然而,看着赵珍媞留下的三个幼子,她最后还是忍住了内心想要一死了之的想法:

    “哎,倘若我就这么死了,只怕,杨婧他们,就没人照顾了吧……”

    ……

    广南东路,广州。

    宋军将领王道夫和民兵统帅凌震、熊飞三人,聚集了三万大军,向着占据广州的叛军梁雄飞部发起了反攻,同时,杨蔳派来空军助战,将梁雄飞所部打得四散奔逃,只剩下区区数千残兵败将。

    得知赵珍媞殉国的噩耗,杨蔳就像只母狼一般,对元军充满了仇恨,下令出动大宋空军在雷州和高州的机场守卫部队袭击投降元军的州县,凡是抓到叛国投敌者,一律凌迟处决……在她的“恐怖手段”之下,元军哭爹喊娘,抱头鼠窜,通往广州的道路上,到处都是元兵残缺不全的尸体。

    而得知王道夫等人和杨蔳一起反攻广州,正在汀州开府募兵的文天祥派出郭铉、郭炼兄弟率领数千民兵前来援助,在梅州击溃元军之后,这支生力军得以赶到广州,和王道夫所部会合。

    “杨淑仪,如今我军已夺回广州机场,在下以为,我等可以此为落脚之地,并让空军前来助战!”

    “打下广州,已经不需要我出手了!”

    身着戎装的杨蔳摘下头上的范阳毡帽,从发髻里取出了一张纸条,将其摊开,对着惊愕的众将说道:

    “这是空军送来的广州城兵力部署图,其中,南门靠海,与陆地通过吊桥相连,因而,梁雄飞自以为,这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此只布置了三百老弱病残,倘若,我们派出识水性的士卒,从南门发起突袭,则梁雄飞必败无疑!”

    “这能行?”

    杨蔳哼了一声,说道:

    “就按我说的做吧,即使失败了,代价也不大!”

    宋军依计行事,由郭铉和郭炼带着一百多人,化妆成元军的残兵败将,前去骗开城门,与此同时,数十名水性好的士卒也被派了出去,负责接应前锋部队的行动。

    “这个杨蔳,万一失手了,我倒要看看,她该怎么跟赵珍珠交代!”

    看着潜入城中的宋军,王道夫不由得暗自发笑,除了布置外围兵员之外,他还在不时地用望远镜打量着“突击队”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看杨蔳的笑话。

    “汝是何人,竟敢擅闯城门?”

    “军爷,我等是肇庆府守军,昨日,肇庆遭到了宋兵的袭击,我是肇庆的百户,好不容易,才带着这些弟兄跑出来!”

    “你们的守将是谁?”

    “韩志!”

    “你们肇庆原有多少兵马?”

    “三千多!”

    面对叛军的质问,郭铉答得滴水不漏,令城上的元军也沉默了,片刻过后,城门缓缓打开,郭铉兄弟当机立断,带着“败兵”进了广州城。

    “宋军已经打到肇庆了?”

    “是啊!”

    面对叛军士卒的诧异,郭炼不由得哈哈大笑,悄悄地将手伸向了腰间,从皮套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宋军都进城啦,我们是大宋官军!”

    趁着对方目瞪口呆之际,郭铉一声令下,一百多人当即丢掉包袱、扯掉绷带,拿着枪向着广州衙门杀去,叛军猝不及防,在宋军“突击队”的冲杀之下,只能抱头鼠窜,向着仅存的北门逃去。

    “杀!”

    郭铉打开了西门,王道夫也率领着大军杀进城内,叛军死伤相藉,难以抵挡,眼看大势已去,梁雄飞只得换上了士卒的衣服,混迹于败兵之中,狼狈不堪地逃出了广州。

    “胜利啦!胜利啦!”

    宋军士卒欢呼着,纷纷庆祝胜利,次日早上,杨蔳这才从广州机场出发,乘坐马车前去城区,与王道夫等人会合。

    “大人,这次你可相信我了?”

    “那……那是当然!”

    王道夫有些尴尬,然而,杨蔳所言全是事实,因此他也没理由再去反驳,而只能选择承认。

    杨蔳不禁有些得意,思索片刻,她拿出了一份文书,说道:

    “这是我草拟好的奏疏,还是赶快通过电报,将恢复广州之事告诉朝廷吧!”

    广州光复的消息,极大的鼓舞了宋军的士气,得知这一消息,刚刚移师循州的文天祥也感觉,自己的北伐还是有希望的,毕竟,王道夫等人可以凭借劣势兵力一举击败梁雄飞,因而,自己这支义军,应该也能击溃元军,一举夺回江西。

    而在行朝,得知广州光复,赵珍珠原本早已经万念俱灰,得知这一捷报,她的心中再次燃起了一丝复国的希望,在简单收拾了行装之后,她就打算前去广州,准备代表朝廷,慰问那些有功的将士。

    岂料,就在她准备离去之时,萧婈却拦住了她,说什么都不让她离开行朝:

    “珍珠,你不能去,因为……”

    “因为什么?”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这号有毒 植体 末日纪元 囚天传 长姐她富甲一方 网游之金刚不坏 卡徒 傲世血凰 斗破苍穹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月半入云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葬元 天一剑雪 小楼传说 步步为饵 剑佣2 雾锁道途 电信的江湖 全才系统:此刻开始成学霸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团宠狂妃倾天下 明末乞丐皇帝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将魂天下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玄门小子 千秋悲歌 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 网游之凌云风雨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商门娇娘 弄潮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消魂引 绝品天医 因你繁花似锦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止道为仙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源化2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神谕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繁花锦绣不及你 九天元帝 空之塔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落地长安 贩夫全神录 北顾青谣 骠骑天下 武道乾坤 足球大亨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天师神婿 我不可能是剑神 汉末将星传 修真之瞒天过海 我的第三帝国 我有一座恐怖屋 朽木之下 福妻嫁到 武意天下 天下第九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秦时小说家 封神第一帝 绝色医妃倾天下 氪金英雄 求魔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纯阳剑尊 曌帝双龙传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竞技之路 黑风老妖 异界魔头在都市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九劫生晖 慕嫡娇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烟尘寂 我家道尊是神医 我成了六零后 第十三号球王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开局一群原始人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消魂引 没有字的信 只报仇不伸冤 网游之神话复苏 牧龙师 重生 七公子传记 御兽诸天 永恒神荒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剑卒过河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剑佣2 重生末世大佬有空间 花涧无痕 宠妻不悔 极品学霸横扫南北朝 日娱字事 无尽武装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女人就要狠 死亡停车场 易修乾坤 狂剑星河 上情之情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天才医生 仙君我要报恩 史上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登云台 白骨大圣 都市无敌板砖侠 我以年龄为生 第十三号球王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穿越之第一迷糊妃 付少的戏精女佣 都市狂少 福妻嫁到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这龙珠有毒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万界仙王 超级校医 阴阳少年捉鬼记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快穿之我把大佬虐成渣 唐圣 至尊狱少 真爱与苦难 妙偶天成 男主拯救计划 医婿 山海碑歌 这个剑修有点稳 我真没针对法爷 武松之铁血霸途 大佬退休之后 天地生吾有意无 美男咱有话好说 军工科技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请仙来 渡劫之王 重生完美时代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禁区猎人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绝不止步 谴天录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神医狂妃太嚣张 铁十字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定位输出之王 明天下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修罗战婿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海贼之黑色王座 网游之盗版神话 足球临时工 命运之魔途 医流狂兵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权游:睡龙之怒 界起通天 时莜萱盛翰钰 完美世界(完结) 万界之无敌反派 倾城公主之劫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十万界 霸仙轮回决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我能无限就职 仙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