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nping.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二十节:初探勃泥
    “诸位,这年过完了,我等也得南下前往勃泥,为我大宋万年而战了……而今,勃泥乃蛮荒烟瘴之地,此去九死一生。吾真不知此时诸君之所思所想啊……”

    正当宋廷在皇宫内庆祝新年到来,临安府上下也是普天同庆之时,远在福建路的泉州虽然也是一片欢腾。但是泉州府衙内,负责指挥宋军攻占勃泥的李毓之却乘着酒兴在酒席上和众官发牢骚……

    “李大人,赵嫣那娘们不是给了我军不少火器吗?既然如此,我等为何还要怕那些蛮夷之辈?”

    说此话的人正是李毓之的副将刘蕴,同时为了鼓舞众位同僚的士气,他还当面将新式火器的“功效”给狠狠吹捧了一番:

    “各位大人,我等过去只听说过突火枪、火箭、火炮、猛火油柜。那时,本以为其乃大宋独有之利器。然如今,赵嫣制出掷弹筒、步枪等物,下官方知天下还有如此奇技,可让鞑子铁骑顷刻间化为齑粉!”

    “好啦,刘大人,汝就不必去给赵嫣脸上贴金了……难道你想靠一介女流升官发财吗?”刘蕴话音未落,手持酒杯的王会龙就起身用打趣般的口吻止住了他,霎时,在场的官员们哄堂大笑……令刘蕴多少有些下不来台。

    “刘兄,王大人也不是这意思啦……汝大可不必斤斤计较!”眼见刘蕴显得有些尴尬,李毓之及时站了出来打了个圆场。

    “好好好……”面露尴尬之色的刘蕴机械般地连连点头,这事就算暂时翻过去了,屋里又恢复了诙谐轻松的气氛。

    “来,诸位干了此杯,祝我大宋官家万年,祝本朝风调雨顺,万民祥和!也祝我等远征勃泥捷报频传!”伴随着子夜的鞭炮声与焰火,温陵通判蒲宗闵率先举杯向在座的官员们敬酒。

    “来来来……干!”

    第二天,在元日一早的寂静中,一支泉州地方的厢军匆忙押运着一批由驴车装运的武器从城郊的青阳铁场出发前往后渚码头。这批武器是青阳铁场的工匠们按照李毓之带来的、由赵嫣所绘制的图纸赶制出来的新式火器与刀剑,包括后膛步枪、*、掷弹筒、步枪子弹、刺刀等武器。鉴于这些新式武器的重要性,李毓之早就预先嘱咐泉州官兵一定要保护好武器并看好铁场,以防有蒙古奸细前来盗取武器或者图纸……说到底,李毓之根本不想给赵嫣以在官家面前弹劾自己的口实。

    在泉州后渚港,身着锃亮盔甲的李毓之正威风凛凛地指挥着一群士兵和民夫将两条木壳小炮艇搬上大帆船,此番去勃泥,李毓之本打算借着贸易的名义一鼓作气,在掷弹筒和步枪的掩护下利用先进的木壳炮艇一举攻克勃泥国的首都,同时迅速接管码头和金银矿、铜矿,并派遣精锐之师拥有石油的地区,以防夜长梦多,陷入与勃泥土人的持久战……

    不过此前,熟悉勃泥的温陵通判蒲宗闵却给李毓之出了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计策,他建议李毓之先不要动用武力,而应该先行派一介使臣以大宋天子的名义前去“宣慰”勃泥国,来个“先礼后兵”。如勃泥国王中计,则可兵不血刃占据王城,以国王的名义控制整个勃泥,到时则不愁那些土人不听大宋皇帝号令。倘若勃泥国王识破了宋军的计策,则宋军可以趁夜进城偷袭王宫控制国王,对外则可以宣布大宋并无恶意……但是,进城时要注意不得随意使用火器,以防惊动城内居民,进城的过程中也尽量要仿造太祖皇帝陈桥兵变之举,切莫滥杀无辜。只有做到这样,才能显示大宋朝廷的“善意”和“宽宏大量”,也更有利于大宋统治整个南大宋海以南地区。

    “妙计!”

    李毓之不由得啧啧称赞蒲宗闵的计策,不愧为大宋的“诸蕃通”,能够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是没有他的鼎力相助,恐怕自己在勃泥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明日一早,我等就将起锚南行,虽说冬春之际,南海风高浪急不利行船,然为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此仍不失为完全之策!”

    在冬季呼呼作响的海风中,李毓之站在船头极目远眺。冬天灰暗的海面一望无际,并没有一片帆影,只有一些奇怪的“大鱼”正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游动着……

    “嘿,现在船只甚少,方才容得这些海豚欢快……”

    船上在一旁观赏冬季海景的士兵们不觉无聊,也开始七嘴八舌地拿那些名叫海豚的“大鱼”开心了。不过从未来穿越到大宋的李毓之却清楚,海豚不是鱼,而是鲸豚类的成员之一,属于哺乳动物的范畴。

    淳祐元年正月初二,在新年并未散尽的年味中,南下的宋军终于起锚离开了泉州后渚港,在大风的鼓动下慢慢驶向此行的目的地勃泥……在离开之前,泉州市舶司的全体官吏都来到后渚港为大军送行,提举泉州市舶司王会龙亲自斟酒与李毓之和刘蕴道别:

    “王摩诘有诗云:‘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而今,尔等南下勃泥,不知何日能归,故下官特奉薄酒,以表依依惜别之意……”

    “王大人,王子安曾有诗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在下能得你这知己,实乃莫大的荣幸啊!”李毓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向王会龙鞠躬还了一礼。

    “哈哈哈……李大人过奖了,下官无才无德,怎容得如此褒奖?”王会龙一听李毓之的话,不由得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

    “时候不早了,我等该起锚了……”

    “好,恕不远送!”待李毓之一行登船之后,身着红色官服、伫立在码头上的王会龙再次郑重地向他们拱了拱手。

    “起锚——”

    冬日的海风猎猎作响,在它们的带动下,几艘在当时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帆船缓缓地开动了,所有的士兵纷纷集结在木甲板上向岸上的官兵挥手告别,此次跨海远征前途未卜,谁也不知自己究竟能不能活着回来……李毓之不禁想起了白乐天在《新丰折臂翁》所写的:

    “新丰老翁八十八,头鬓眉须皆似雪。

    玄孙扶向店前行,左臂凭肩右臂折。

    问翁臂折来几年,兼问致折何因缘。

    翁云贯属新丰县,生逢圣代无征战。

    惯听梨园歌管声,不识旗枪与弓箭。

    无何天宝大征兵,户有三丁点一丁。

    点得驱将何处去,五月万里云南行。

    闻道云南有泸水,椒花落时瘴烟起。

    大军徒涉水如汤,未过十人二三死。

    村南村北哭声哀,儿别爷娘夫别妻。

    皆云前后征蛮者,千万人行无一回。

    是时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

    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将大石捶折臂。

    张弓簸旗俱不堪,从兹始免征云南。

    骨碎筋伤非不苦,且图拣退归乡土。

    此臂折来六十年,一肢虽废一身全。

    至今风雨阴寒夜,直到天明痛不眠。

    痛不眠,终不悔,且喜老身今独在。

    不然当时泸水头,身死魂孤骨不收。

    应作云南望乡鬼,万人冢上哭呦呦。

    老人言,君听取。

    君不闻开元宰相宋开府,不赏边功防黩武。

    又不闻天宝宰相杨国忠,欲求恩幸立边功。

    边功未立生人怨,请问新丰折臂翁。”

    当然,李毓之并不希望此战会变成自己的“不归路”。然而,如今远征勃泥,自己的部下虽然大多装出了一副兴致很高、斗志昂扬的样子。然而作为将领,李毓之却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士兵大多是在压抑着内心的恐惧装模作样……想到这里,李毓之的内心不禁颤抖了起来,迎着扑面而来的海风他吟诵起了自己的所思所想:

    “今朝辞别刺桐去,不晓何日能再归。

    寒风猎猎送我行,波涛翻卷似鱼尾 。

    战士甲胄不离身,大宋良将向南征。

    古有伏波征日南,今有吾等下勃泥。

    千年之后国安在?安得今生保家国。”

    当日出海后几个时辰,天空中风云突变,猛烈的海风呼啸而来。霎时,本来就无风三尺浪的海面上掀起了狂怒的浪花,在大风大浪中,宋军舰队开始随着风向逐渐偏离航道,向着岸边的浅海礁石漂去。

    “李大人……这天气本来就不适合南下,还是赶快靠岸,改日再行吧!”

    “这么一点浪就把你们吓成这样?”李毓之毫不思索就否决了刘蕴靠岸的提议:

    “擂鼓传令,立即命令士卒轮番划船,力争摆脱不利风向!”

    “遵命!”

    正当李毓之一行南下之前的两天,一匹快马也在从泉州通往福州的驿道上飞奔,马背上的驿卒随身背着一份密封在竹筒里的奏疏……这封奏疏由泉州市舶司上呈朝廷,向朝廷报告远征勃泥的实际出发时间和具体部署。自打大宋开国以来将近三百载,没有哪支大宋水师曾经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远海征伐;所以,这次远征也在大宋朝廷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以吴潜为首的许多朝臣都极力反对此举,认为如此远征是劳民伤财、南辕北辙、擅开边衅……但是,也有少数受到赵嫣影响的朝臣认为,远征勃泥是中兴大宋的几个选择之一,如果胜利则可以为朝廷获得数目不菲的税收……而且此次跨海远征所用兵力不足两千,即使全军覆没也不会对大宋军队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

    大宋淳祐元年正月初五,临安府。

    这一天是大宋皇帝赵昀的生日,自打他赵昀登基以来,朝廷就按照大宋的祖宗之法,把这一天定为了所谓的“天基节”。自然,皇上寿辰,朝廷上下免不了要隆重庆贺一番,送礼应酬也定是少不了……而这一天,也成了不少朝臣狠心“出血”的日子:按照惯例,皇上过生日,文武百官都得送礼孝敬,而且一般还得送重礼,如果送得少了,难免会遭皇上的白眼……虽然送礼少不会被谏官弹劾,但是被官家看不起对自己的政治前程的损害显然更大。因此,即使家里暂且缺钱,朝廷官员们还是会七拼八凑备上一份厚礼给官家送去。

    在此之前的三天,当元旦朝会刚刚结束后不久,朝廷就已经将庆祝天基节的准备工作交给了教坊司、殿前司下属的禁军以及宫内的尚宫局。按照要求,除了在紫宸殿外用彩结搭建飞龙舞凤之形的山棚由禁军负责、寿宴的音乐演奏由教坊司负责以外,其他的一些具体宫内部门的工作的调整分配和紫宸殿的内景布置都得由尚宫局管理……

    然而,已经成了尚宫局第一把手的萧媞却因为预产期临近而无法直接处理这些事情。不过很快,萧晴就自己站了出来,开始和赵嫣一起代替萧媞前去紫宸殿负责具体的一些工作。

    “真是的,这么早就跑得连影子都没了……”初五早上,萧媞一觉醒来就发现屋内已经空无一人,阳光正隔着窗户纸朦朦胧胧地射入室内……而赵嫣和萧晴却早已不知去向。

    “这天是……”刚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萧媞使劲地揉了揉双眼,下意识地从床边拿过了日历瞄了眼上面的日期:

    “呃……今天原来是官家寿辰啊……怪不得!”

    此时对于萧媞来说,虽然她已经怀胎将近八个月,离三月份的分娩期就差一步之遥……然而自小就不大安分的她还是想要趁着天气不错出去走走,顺便去附近被赵嫣戏称为“大宋帝国科学院”的绣春堂偷看赵嫣的“科研成果”。

    对于这八个月来制作出的东西,赵嫣只给萧媞和萧晴展示过其中的一部分:诸如蒸汽机车模型、吉普车模型、军用卡车模型、飞机模型、航空母舰模型、卫生巾、面巾纸、贴身内衣、飞梭……不过,这些东西在萧媞看来,不是玩具模型就是难登大雅之堂的生活用品,根本不足以取信于天下……所以趁着赵嫣在紫宸殿为赵昀祝寿之际,她想要亲自去绣春堂一探究竟,搞清楚赵嫣她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绣春堂距离慈明园大约有八九百步的路程,在这期间还要经过慈元殿、仁明殿、其中,慈元殿是皇后谢道清的寝宫,而仁明殿则为贾贵妃的寝宫……这两座宫殿和赵昀的福宁殿一样都显得十分纤弱轻巧,精美绝伦的雕梁画栋装饰其间。自打宋朝南迁以来,江南的建筑形式就极大地影响了皇宫营造,一反汉唐的雄浑质朴,凤凰山皇城的建筑开始追求轻巧妩媚的美,甚至,连皇宫的前朝主殿——大庆殿都只有汴京皇城主殿大小的三分之一,连皇城主殿都如此,其他宫殿的大小则自不必说。

    “累死我了……”在艰难地走了四五百步之后,萧媞好不容易才来到了仁明殿前。不过,自知与贾贵妃关系不佳的萧媞却不敢在此休息……除了害怕被羞辱之外,萧媞更担心的是会有宦官冲出来揍她,要真是如此,自己八成有性命之忧,说不定还会一尸两命。

    “这是咋滴……”忽然,萧媞白里透红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本打算走开的她不知不觉间也停下了脚步。这时,她的眼前呈现出了一幅有些令人不安的景象:一些宫女和宦官正在殿门内的正堂里端着盆子忙里忙外的,其中有两个宫女正在用炉子烧水并不时地往火炉中添加柴火,而在炉子旁边的晾衣架上则挂着一些粘上了鲜血的丝绸和麻布……

    “天啊……不会是……”萧媞来不及多想,急忙打起精神走进了仁明殿的大门。

    “这是怎么了……”萧媞焦急不已地来到了那两个正在烧火的宫女面前,而面对她的询问,宫女们都装作没听见,她们不约而同的瞄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一言不发地添柴烧水。

    “快说呀……再不说我可直接闯进去了!”

    “别……萧尚宫……”萧媞的话显然起了效果,其中一个宫女惊慌失措地起身向她行了个礼,用略带惊恐的语气对她说出了这里发生的事:

    “萧尚宫,昨日贵妃娘娘就开始喊腹疼……本来我们想这是要分娩了,可是没想到今日她却……”

    “我知道了……快让我进去吧!”萧媞用衣袖擦了额头上的汗珠,准备径直就进入卧房。就在这时,方才和她说话的宫女急忙伸手拉住了她:

    “你还是请回吧……贵妃说了,让我们不能放你进去,否则我们都会受刑罚的……”

    “嗯……没事的……”萧媞打量了一下哭丧着脸的宫女,犹豫了一下还是故作镇静地说道:

    “到时我自会向官家说明情况的,既然贵妃娘娘有性命之虞,萧媞身为尚宫女官又怎能束手旁观?”

    这下阻拦萧媞的宫女没话说了,只得让开一条路让她进去。而萧媞也不含糊,在得到默许之后她就直接开到卧房的雕花木门前,将其轻轻地推开了。

    “汝是何人?”

    “妾身萧媞,方才路过,闻殿内异动,特来查看……”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首先,赵昀和贾贵妃手下的头号大宦官董宋臣就上前一把抓住了萧媞的手尖声问道:

    “萧媞,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无视贵妃娘娘的旨意……我问你,是何人指使你过来的?”

    “就是就是……”屋里的一些宦官和宫女也开始趁机起哄。见此情景,萧媞不禁莞尔一笑。故意反问董宋臣:

    “我身为尚宫女官,眼看贵妃娘娘有性命之虞,难道不能进来看看?这难道不是妾身分内之事?”

    “萧媞……你给本宫……滚出去……”方才还因为难产而疼得死去活来的贾贵妃听闻萧媞和董宋臣的对话之后一下子就气上心头,在她看来,这个萧媞八成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即使不是,她定也没安好心,说不定还会趁机害死自己……想到这,贾贵妃忍着剧痛再度给萧媞下了“最后通牒”:

    “萧媞,再不走……休怪本宫无情!”

    “嘿,连命都快没了还想着和我争风吃醋!”萧媞心里暗自发笑,虽然如此,但是她的脑子却在飞速转动着,眼下如果自己真的跑了,那么贾贵妃多半得丢掉性命,到时恐怕她的弟弟贾似道也不会饶了自己……不过,要是自己此时伸出援手将贾贵妃从阎王爷那里拉回来,那么……

    “贵妃娘娘,妾身并无恶意……要是妾身束手旁观,那才是真想害你……”说到这,萧媞话锋一转,对着正在忙活的接生婆大喊大叫:

    “住手……难道汝想害死贵妃娘娘?”

    “萧……萧尚宫……”接生婆一听萧媞这样大喊大叫,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她急忙起身向萧媞行了个礼。萧媞则神情严肃地将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只见她那因为年老而略显粗糙手上长着长长的指甲,萧媞估摸着至少也有十个厘米……然而,更糟糕的是萧媞清楚,在古代接生婆往往都缺乏医学知识,对于消毒工作也不甚重视,而遇到难产时也常常会用牺牲产妇的生命来保全婴儿……而方法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有的因袭旧法生硬拉扯,甚至用称钩子钩,有的求神弄鬼借助巫术,造成产妇和婴儿的大量死亡。

    “快……来几个人和我去绣春堂,看看赵嫣有没有制作助产的器械……”

    一听萧媞说她能要去绣春堂找出赵嫣的发明的那些助产工具,四个宦官急忙从仁明殿的后苑抬出了贾贵妃平日出行用的花轿让萧媞坐上,待萧媞上去坐好后他们抬着花轿头也不回地就向绣春堂飞奔而去。

    轿子在绣春堂门口停下了,待落轿之后萧媞掀开了帘布走了出来。绣春堂是处不大的院落,这里本来是宫里的一个小花园,里面栽种了一些湘妃竹和几株柳树,在院子中央还有个小池塘,池塘之上架着一座娟秀的石拱桥直通池塘正中的凉亭……不过自打孝宗皇帝修建皇宫后苑之后,绣春堂就已经不再是帝后游览赏春的地方了,因此赵昀才会大方地将其赏给赵嫣作为她研制新式火器的奖赏。

    “奇怪了,门怎么上锁了?”

    萧媞下意识地拉了拉锁头,可是门依旧纹丝不动。情急之下,她忽然发现大门旁边有几盆花,在打量了花盆片刻之后,她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快……用花盆砸锁!快点!”

    “是……是!”

    四个宦官在萧媞的指示之下急忙端起花盆砸向绣春堂的红漆大门,很快门前就堆满了泥土和陶片,本来几乎一尘不染的红漆大门也被砸得痕迹斑斑。

    花盆很快就用完了,这时萧媞再度走上前去一把抓住铁锁使尽全力一扯,只听“啪”的一声,貌似坚固的铁锁被打开了。

    “快,进去找找……”

    一进入绣春堂,萧媞就看见了石拱桥对面有一间屋子,牌匾上写着“倚月阁”三个大字。再看看两旁的其他屋子和走廊,萧媞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笑:

    “诸位,我估计助产器械就在倚月阁内……”

    两个宦官推开了倚月阁的小门,毕恭毕敬地请萧媞进去……一进门,原本自以为见多识广的萧媞也不禁被赵嫣制作的器具给吓了一大跳:原本她以为不到八个月的时间里赵嫣应该不会开始大规模工业计划,可是眼前的景象可着实让她吃惊不小,赵嫣早已将自己设计制作出来的东西进行了小心翼翼的分类,飞机零件被她放置在位于屋子东北角的大木箱里,箱子外面贴着一张纸条,上书:“航空零部件”的字样。

    至于其他的什么医用器械,铁路用具、汽车零件、新式农作物、橡胶块等物品,赵嫣都已经将它们收拾得整整齐齐。萧媞估摸着赵嫣心里想的应该是到时候取用物品方便顺手……可是现在,萧媞也由不得她了。

    “呵呵,赵嫣,我回去得好好谢谢你了!”萧媞轻松地就在装有医用器械的木箱子里找到了她的“秘密武器”:产钳、手术刀、止血钳、手术剪、纱布、还有就是一小瓶酒精。

    “快走吧……不然就要误事了!”

    四个宦官又抬着轿子沿着来时的路再度跑回了仁明殿,一到殿外落轿之后,手上拿着“医疗箱”的萧媞就自信无比地掀开了帘布,嘴里用吴侬软语低吟着苏东坡的名作《水调歌头·丙辰中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诘问道门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神启者说 情归不去 黑色玫瑰 缔世魂王 傻妃重生虐渣忙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天 明末凶兵 从2012开始 红龙皇帝 策江山:嫡若惊鸿 亵渎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超凡大航海 女捕头 黑色玫瑰 横推山河九万里 锁婚,男神太欺人 魔王魔王发大财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昆仑小师叔 医妃权倾天下 弑仰 一寸山河 重生之受宠世子妃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仙界第一卧底 将门娇:将军大人有点糙 倾城记之毒美人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成长中的经历 崛起之盲女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我就是超级警察 我是刀仙 宠女肖瑶 嫡女归来 幻界星游 重生之有事请烧纸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仙渡 我的细胞监狱 忍者就该出肉装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医流狂兵 神州江山志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神邸之门 地球前线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庶女攻略 深夜书屋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携手看世间繁华 这个学渣不简单 天书在手 乱世世子妃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超级宗门系统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法相仙途 天纵莫敌 铠甲勇士死神 皓玉真仙 红楼春 极品捉鬼系统 红警之超级爆兵王 锁婚,男神太欺人 法者之尊 仙子请自重 无尽武装 赘婿 天雪星光剑 凰甝斗 星魂剑魄 修真聊天群 魔铠时代 摄政王府小作妖 末世大回炉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醉卧江山 岁无 末世之狼 儒圣 1949我来自未来 超神无敌 我就是个挂王 傲世血凰 恶魔校草,谁怕谁!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半夏堇色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开局楚霸王 叫你一声大师兄 霸仙轮回决 朕又不想当皇帝 武林大恶人 日常系美剧 神罗行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斗罗之瑶瑶公主是团宠 一代枭雄 弑仰 我真的是个内线 第十三号球王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红龙皇帝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逆伐神路 永恒神荒 异界魅影逍遥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极尽殇痕 逍遥派 娶个空姐做老婆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春花满画楼 九劫长生记 圣龙局 符皇 青天祀 都市之 重生末世之修仙 胜利十二人 重生之都市天尊 高冷上司请接招 天辛 国王万岁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超级宗门系统 网游之邪龙逆天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 仙古神迹 爱的轮回者 网游之萌植暴医 王妃要休夫 十刹阎罗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把云娇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墨桑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太荒吞天诀 斗破苍穹 扶刀行 妖魔当道 秦缘记 秦时小说家 锦衣成凰 武器专家 兔乩 青天祀 天书在手 这个诅咒太棒了 七域命神 影后虐渣指南 三国之曹魏虎兕 美女主播的全能水友 两手书局 传承宝鉴 万古神帝 毒医王妃总在作死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东北地仙 雾锁道途 万千灵域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太子,太腹黑 凤唳九天 一境无敌 阴阳纸扎师 仙武神煌 摄政王府小作妖 万妖之祖 陆总家的小作精 谁把谁当真 异界 大荒种田记 郡主有毒 旧日之箓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游戏铜币能提现 重生七零俏娇媳 花都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