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nping.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五节:初到临安(3)
    “对了,萧媞……绫锦院在哪你知道吗?”

    “这……”被萧晴这么一问,萧媞一下子也愣住了,她急忙拿过临安府的地图,希望在图上找到绫锦院……不过她并没有发现绫锦院的踪迹。

    “这可咋办?”萧媞惊讶万分,她一时也搞不懂不知道这张地图是怎么回事,连为皇室提供服饰的绫锦院都没有标出来。

    “要不……我们就去登闻鼓院敲登闻鼓,就说我们会制作武器来对付蒙古人,即使不能造飞机大炮,难道我们不能造掷弹筒?……”

    “笨死了……”萧媞当即否定了赵嫣的奇怪想法:

    “这样恐怕我们会被当成疯子的……如果我们不表现一下,谁又会相信我们呢?”

    “萧媞……要是你再敢这么说……我可要把你献给皇上了,我就说你美若天仙、能歌善舞……”

    “去啊……你不是想要我控制赵昀吗……”萧媞当然知道赵嫣是在开玩笑,不过她的话也不由得勾起了自己的想法……虽说她已经抱定了勾引官家挽救大宋的主意。但要是她入宫不能被皇上发现,那自己不就是在白白地浪费改变大宋命运的时机吗?

    “现在我们已经没剩下多少钱了……难道你们今天打算饿肚子?”

    “不会的……”萧媞不安地耸了耸肩,虽然她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紧张……因为她的珠宝还可以拿去典当换取金钱,也就是说在短期内,他们的饮食和房租是不成问题的,只不过萧媞的珠宝里有金凤簪和其他一些皇室专用的头饰,这些东西是不能给他人看到的,否则她就将招来牢狱之灾甚至是杀身之祸。

    “我先去看看吧……要是有工作机会的话,我就回来告诉你们,萧晴,把折扇给我……”

    “接着……”折扇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曲线,然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萧媞的手中。

    “我先出去了……”

    清晨, 刚刚从睡梦中苏醒的临安府很快就随着早市店铺的开门而变得热闹了起来,早市的店铺主要是一些蔬菜店和水果店……还有就是点心店,在临安府,市民中往往流传着一些物产风景顺口溜,比如说:

    “武林门外鱼担儿,艮山门外丝篮儿,凤山门外跑马儿,清泰门外盐担儿,望江门外菜担儿,候潮门外酒坛儿,清波门外柴担儿,涌金门外划船儿,钱塘门外香篮儿,庆春门外粪担儿。”

    临安府的富有奢华曾在纸面上给萧媞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她甚至认为二十三世纪的江都府也不如十三世纪的临安城,如今亲眼所见,她方才相信了,在蒙古入侵前夜的大宋已经处在了现代的前夜……而正所谓“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江南真是璀璨地令人目眩。

    “如果能保住这里就好了……”萧媞一边沿着御街往南走着,心里赞叹着临安府的一切……这时,街边的店铺内有人突然高呼:

    “诸位客官,瞧一瞧看一看哪,小店今日举行关扑,只需一文钱即可参与……”

    很快,街上的路人就趋之若鹜地聚集到了那家小店门前,纷纷选择自己想要的商品准备开始通过关扑获得。

    关扑,就是宋代的一种赌博方式,即拿出一小部钱去作为赌资就可以凭借运气把自己想要的商品换回来……至于规则,比较常见的一种玩法是掷铜钱:将一枚或几枚铜钱掷进瓦盆中,以掷出背面者为赢家。若同时掷几枚铜钱,要掷出全是背面那可不容易,因而赔率也很高……而宋朝的商店或小贩,很喜欢用关扑的游戏来吸引顾客。

    “真是的……一群赌鬼!”萧媞冷眼看着这些市民,感觉十分可笑,毕竟他们这么去赌,盈利的是店家,而不是他们……不过她换个角度一想就明白了,贪小便宜也是人之常情,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去嘲讽他们。

    走着走着,由于街边的人越来越多,萧媞不由得渐渐走到了路中间,在临安御街,路中间的青砖路面与路旁的香糕砖路面略微有些不同,总的来说,路中央的青石板略微偏黑,虽然不是很宽,但是供一个人行走还是绰绰有余的。显然这条“路中路”的用途绝不是划分道路中间线那么简单,而是另有目的。

    “这不会……是给皇帝走的御道吧……”萧媞低头看着脚下的青砖,边走边疑惑地思索着,不过她却没有因此撞上其他路人……相反,其他人看到她还纷纷让路,像躲避着传染病一般。

    萧媞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些躲避着她的人,心里也感到了有些不对劲,她本来想去问问这些人为何如此,但是终究因为胆怯而没有开口。这时,一个男人的呵斥声从她身后传了过来:

    “让开……快让开……”

    “叫谁呢……”萧媞回头一看,霎时当场愣住了,原来这个人头戴像斗笠一般的范阳毡帽,身上穿着宋朝厢军的红色军服,显然是一名临安府的厢军士兵。

    “当然是叫汝呀……”士兵不客气地上前拦住萧媞,厉声喝道:

    “这路是给皇上和潜火军走的,汝怎敢擅自行走于此?”

    “我昨天才来临安……真的不知御街有此规矩……”萧媞被吓得面如白纸,虽然试图掩饰着自己的恐惧,但却早已被她的面色出卖了,一切都可以说是徒劳无功。

    “汝是从哪来的?”

    “我是从江陵来的……”面对质问,萧媞熟练地用自己的江陵口音试图蒙混过关,不过这反而加深了对方的怀疑:

    “你是从江陵来的,这奇怪了,你怎么这么像前些日子那个从宫里逃出来的宫女……”

    “这……怎么可能呢……我真的没来过行在……”萧媞几乎是急得快哭出来了,因为她知道,宋朝的法律虽然比较宽松,但是这是针对平民的……在对宫廷的管理上,宋朝政府也是很严格的,要是她被认定是逃走的宫女那她就死定了……除非皇上宽恕,否则她就将人头落地。

    “刚才老子看汝走路,就像宫中女子……而且汝也是江陵口音,和那个逃走的宫女长得也挺像……天下如此之大,恐怕无如此巧合吧?”

    “看招……”出乎意料而是,此时萧媞突然掏出扇子将其扔向空中……她接着抬头就朝空中做了个手势,扇子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张大网,将那个厢军士兵牢牢地罩住了。

    “汝竟敢使用妖术……”

    萧媞顾不上驳斥对方,她急忙转身向里仁坊的方向跑去。在躲进人群之中后,萧媞抬手向着那个厢军士兵身上的大网横着挥了挥右手手臂,大网立刻又变成了扇子飞回到了她的手中。

    “快……抓住她……”几个正在路上巡视的厢军士兵目睹了刚才的那一幕后立刻盯上了萧媞,朝着她飞奔过去……而萧媞则急忙拨开人群,沿着御街向北逃跑。

    此时,里仁坊内,赵嫣正在不安地盯着手机屏幕,她一边构思着如何用宋朝的方式大量炼制造船用钢,一边又在想着萧媞为何还没有回来,渐渐地赵嫣也觉得情况可能不太妙……萧媞说不定遭遇了什么她无法解决的事,要不就是她迷路了。

    “我要出去一下……”

    赵嫣带着临安府地图走出了家门,她刚没走出多远,就看见了一个女子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巷口,赵嫣定睛一看,原来她就是萧媞。

    “你怎么了……”

    “你们……快躲一下……厢军正在……抓我……”

    “他们干嘛抓你?”赵嫣疑惑不已地盯着萧媞,她当然不相信厢军会无故去抓人……除非萧媞自己去做了违法之事。

    “他们把我当成了……从宫里逃出来的……宫女……”

    “啊……不会吧,这可是会掉脑袋的……”赵嫣一时也惊慌得手足无措,不过眼下的情况还不容她思索,那些对萧媞穷追不舍的士兵就已经来到了巷口。

    “她在那里……快……”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眼见厢军士兵追来,萧媞的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赵嫣也意识到萧媞是逃不掉了,她轻轻握住了萧媞的玉手轻声叹息道:

    “本来,我只想和你一起复兴大宋……可是如今……”

    “没事……你一个人也可以做到,我死后,我会在天上为你祈祷的……只不过,等你取了忽必烈的首级以后,你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嗯……”赵嫣哽咽着用力地点了点头,准备和萧媞做最后的道别,不过这时,几个厢军士兵很快上前,把萧媞她们给围住了,在旁边的路人们纷纷驻足而观。

    “几位大人……她真的不是逃跑的宫女……”赵嫣紧张地试图向士兵解释,然而却无济于事:

    “胡说……来人,把她们都带走……”

    “是!”

    ……

    此时,在大宋皇宫的大庆殿内,天子赵昀正在一声不吭地坐在御座上听着臣下们对前线战况的看法……眼下蒙古军已经打过淮河了,并试图向滁州进军。不过此次蒙古军的兵力并不是很多,估计只是来袭扰抢劫的,根本不可能去围攻滁州城。

    “皇上……”一个身着绿色衣服的宦官走到了天子的宝座前,对着他的耳朵嘀咕了几句……赵昀听罢只是摆了摆手说了句:

    “按照我大宋祖宗之法处理即可……这种事就不必禀报了。”

    “皇上,那个娘们一味地在喊冤……况且她还有个同伙……”

    “有这种事?”赵昀听罢也觉得这事有些奇怪,说不定还有可能是一起冤案,他抚须片刻之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汝去传旨,暂且将其收押……待早朝后朕要亲自去审!”

    “遵旨……”

    “这下我们死定了……”在临安皇宫的藏书阁内,萧媞一脸悲戚地望着整齐的紫檀木书架叹息不已,和萧媞一样被反绑着双手的赵嫣则没有那么悲观,相反她还安慰萧媞说:

    “萧媞……等下估计皇上会来,到时候我们就给他献上我们的计划……这样不就没事了吗?”

    “你觉得皇上会相信我们吗?就算会信,你该怎么解释我们的身份?”萧媞苦笑一声,低下头去梦呓似的低吟道:

    “没想到我会死在这儿……真是天意弄人……”

    “皇上驾到……”半个时辰后,藏书阁外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喊声,赵嫣急忙伸出手指拉了拉萧媞的衣角,心领神会的萧媞立刻停止了抽泣,转而起身跑到门边低头跪着,做出一副顺从的样子。

    “皇上,就是她们……”

    赵昀听了宦官的汇报,表现出了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赵嫣一看便知这是在等着她们自己开*代来历……

    “陛下……我们真的没有做违背国法之事,如果皇上需要抵御鞑子,我等愿意奉献才智……”

    此言一出萧媞大惊失色,赵嫣这个理科生简直是在添乱……她身为赵宋宗室,竟然连宋朝“后宫不得干政”的祖训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我大宋早有祖训,汝难道不知?”赵昀不动声色地看了赵嫣一眼,仍旧没有表态……不过身为未来的皇室公主的萧媞却很清楚,作为天子,赵昀是不会轻而易举地表露出自己的态度的,否则这将损害到他在臣民中的威信。

    “皇上……臣妾言无可采,但也不得不斗胆说出肺腑之言……”萧媞故作镇静地打开了话匣子。

    “说吧……”

    “依臣妾之见,大宋虽然早有祖训……然当下乃多事之秋,鞑子灭我大宋之心不死,祖宗之法虽重,然理应随时势而变之,而赵嫣之所想绝非是干预朝政,她只想为朝廷贡献绵薄之力,拯救天下苍生……”

    “来人……给她们松绑……”赵昀听了萧媞的话沉思了片刻,知道她们与最近逃跑的宫女并无关联,相反她们还可能是大宋急缺的人才,说不定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也说不定。

    “谢皇上……”萧媞惊喜万分地对着皇上就是一拜,她猜到自己的脑袋保住了……只要能活着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嘿,这些家伙绑的可真是紧!”总算得以松绑后,赵嫣急不可耐地活动起了手脚,不过萧媞却很镇静地站着,看起来好像根本没有被人绑过。

    “卿叫什么名字……”

    “陛下,臣妾叫萧媞……臣妾家住荆湖北路的江陵府,前些日子方才来到行在。”

    赵昀走到了萧媞的面前,捧起了她白皙的双手端详了片刻,而萧媞则低下头去不敢直视……

    “卿可真是锦心绣口……”

    “臣妾不敢……”萧媞恭顺地说道,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让她觉得有点始料不及了。

    “卿有何长处……可否留下侍奉朕?”看着眼前的萧媞,赵昀忽然想起了昨日的梦境……而在赵昀看来,萧媞绝对是美丽的,她身材匀称、脸庞白皙漂亮宛如出水芙蓉……至于她是不是知书达理,赵昀暂时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决定不论怎样都要把萧媞给“留”在自己身边,然后验证生父在梦里所言是否可信……

    “真是搞笑……”赵嫣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发笑,她真的很想上前说“恐怕谢道清和贾贵妃也不过如此吧……”

    “陛下,臣妾自小学习史学和鼓琴,刺绣织丝,也略懂诗词歌赋……只不过,赵嫣她才是奇女子……她会给我们大宋鼓捣出不少神奇的玩意,依臣妾之见只要陛下重用她……蒙古鞑子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卿可当真……”赵昀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询问赵嫣:

    “如今蒙古军大举攻我大宋……卿又有何本事可以退敌?”

    “皇上……这得需要军器监的配合……”

    “军器监?那是朝廷重要机构……怎能落入你个妇人之手?”赵昀脸色一变,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赵嫣……不过赵嫣依旧不肯让步:

    “陛下,若无军器监的鼎力支持,臣妾也没法将各式新式兵器付诸实施……故还望陛下恩准……”

    “也可,只要卿能够在三天内献上图纸,朕就以卿为尚宫局女史,并将军器监交于卿……”赵昀经过了思考,勉强答应了赵嫣的请求。

    “谢陛下……”

    望着赵昀渐渐离去的背影,萧媞的脸颊上不禁落下了两行清泪……虽然眼前这个年到中年、出身民间的皇帝看上去外貌并不英俊潇洒,甚至还不如自己昔日的同桌,然而一想到他和宋朝的命运,萧媞的内心却在滴血……是啊,历史上对于这个被称为“宋理宗”的大宋天子,人们大多对其嗤之以鼻,然而,还有几个人记得,就是这个皇帝发起了宋朝最后一次北伐行动——端平入洛。还有谁记得,就是他领导大宋子民抗击鞑子长达三十多年,以至于蒙古军死伤无数,甚至还赔上了蒙哥汗的性命?曾几何时,就是这个皇帝让蒙古人对其恨之入骨,以至于吐蕃妖僧杨琏真迦还要在灭宋之后将他的尸体刨出吊在树上,头颅还被割下充当“骷髅碗”?

    想到赵昀身后的那些事,萧媞就想没命地对天狂笑……真是天意弄人!好一个“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运”!真正胸怀天下的君主却不被人记住,而像蒙哥忽必烈那样肆意欺天、滥杀无辜的甲级战犯却“流芳百世”……想到这里,萧媞不禁闭上双眸,将双手放在胸前默念道:

    “赵与莒……我会让天下永远记住你的……到时候,史家提起你,会说:‘太祖皇帝开创了大宋天下,而理宗陛下则拯救了天下万国!’”

    “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心绞痛又犯了……”

    这一天,萧晴独自在屋里等待着萧媞她们的归来,不过直到夕阳西下,她等了好久也不见萧媞的影子……

    “饿死了……”金雪颖眼见萧媞还没回来,干脆就抱怨了起来:

    “你家萧媞跑哪去了……晚上的饭还等着她回来做啊……”

    “不知道……不会是被皇帝抓走了吧……”萧晴调皮地笑了笑,并没有把金雪颖的怨言当回事。

    “这可不好玩,你不知道吗?”金雪颖看了看越来越暗的屋子,一脸阴沉地开始吓唬萧晴:

    “嘿嘿,萧媞恐怕已经被李凤娘抓去砍掉双手了……”

    “去去去……”萧晴当然不信金雪颖的“鬼话”:

    “当今皇后叫谢道清……明白不?”

    “赵嫣……她回来了……还带来了皇上的人……”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李毓之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了屋内,招呼金雪颖他们立刻做好拜见宋廷使者的准备。

    “这家伙果然去抱了赵昀的大粗腿……”金雪颖愤恨不已地丢下手里的丝巾,然后拂袖去了楼上。

    “多谢皇上……”萧晴从使者手里接过了一叠总共五百贯铜钱面值的会子,不过赵昀给的“礼物”还不止这些……为了“拉拢”萧媞和赵嫣,皇上还特令他的弟弟荣王赵与芮免了萧媞这户半年的房租。

    “这可是我们用命换来的……皇上要我们三天内拿出设计图……”赵嫣顿了顿,然后轻声说道:

    “萧晴,你得去骗骗金雪颖那个文物……让她去窝阔台那里当间谍,为我等收集情报,然后顺带手教蒙古人抽鸦片……”

    “鸦片你有吗?”萧晴觉得这个赵嫣真的是在胡说八道,鸦片这玩意宋朝根本不出产,即便可以通过海外贸易从阿拉伯和印度买一点来也不可能让大部分蒙古人吸食上瘾。

    “到时候一切都会有的……”赵嫣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从长坂坡开始 极品捉鬼系统 天子剑诛邪录 北地枪王张绣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大明开局就登基 思锦书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人生介入游戏 天书进化 剑起云华 灰色灵魂 紫血圣皇 史上 春闺梦里人 斯坦索姆神豪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莽荒纪 中华球王 伏溪仙道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X与H的星球日志 陀螺之凡御世界 此间谁曾踏花归 戏天玩主 万古天帝 凰甝斗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大将军传 痞子闯仙界 落地长安 超神机械师 不灭圣影 执剑卫道 剑火丹仙 谢家皇后 顶级神豪 朽木之下 情海狂徒之涅槃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有事先找靳先生 冥境之锋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传奇控卫 星辰变 权臣 苦情九天 全职艺术家 重生之投资天王 豪门孤女:易少请放手 属驴的小子 枪来 青春的小尾巴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丰碑杨门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此间谁曾踏花归 虎视何雄哉 冷清欢慕容麒 法学院的新生 星尘武者 冠冕唐皇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囚天传 铁十字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汉末文枭 异世终极教师 墨染轮回道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明天下 情忘星河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启明1158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毒医王妃总在作死 超能觉醒 聊斋路长生志 梵仙传 我能添加逼格值 人造人崛起 位面商人的踩坑日常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道门法则 星辰变 我在古代当大侠 朢淵 三国之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重生之仙武都市 万道成神 茅山遗孤 权游:睡龙之怒 跃马扬刀 原来我是道祖 独宠千亿小娇妻 斯文不败类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拐个掌门去修仙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龙婿归来 傲世倾狂 田园小王妃 大道逆行 破天残局 长夜余火 大唐:八岁大将军 重生之铁血战将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混元真仙 不如两两相忘 这个游戏会死人 爱我请你放手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我的MVP男友 道长去哪了 上品寒士 哎哟喂!星宿派 乃木坂的占卜师 斩月 逆宋 诸天尽头 大佬级炮灰 风水相师 日娱字事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南北往事 上情之情 我在NBA当大佬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焚天御火师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妖娆召唤师 明天子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都市狂少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男神从打卡开始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姑娘你不对劲啊 大明第一太子 Mr学神他真香了 神邸之门 长嫡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木叶寒风 足坛幸运星 神话超进化 神魔书 天元道祖 云天行 网游之纵横天下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史上第一美男 大国重器:一个戏子也和我比?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暖男系神豪从环球旅行开始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魔力全开 筑梦红丘陵 重生90:辣妻要翻天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谪芳 我真没针对法爷 谢家皇后 天子剑诛邪录 极限警戒 传奇药农 龙争大唐 巅峰仙道 数风流人物 重生七零俏娇媳 七木笋 北赵帮扶计划 听说世子暗恋我 勾魂儿 捡漏 重生之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烈焰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姑娘你不对劲啊 秋水录 网络大逃杀 开局拜师三星洞 回乡小农民 神级修士 穿越回来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抗战游侠 镇天武圣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